大漠、孤煙、長河、落日

『2009長城文化考察萬里行』 摘記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蕭乾

 

『三到長城是煎蛋!』有一友人林鼎兄讀到今年六月六日箭扣野長城打雷劈人的新聞,也讀到前年拙文談到『再到長城是傻蛋』,知道我打算去大西北參加『2009長城文化考察萬里行』,因此自北加州電郵寄來戲言。勞老師倒很關心,特從香港將上述消息剪報寄來,囑『小心駛得萬年船、 小心走得萬里城。』勞老師和鼎兄的好意,我心領會。

新聞所述箭扣野長城是在北京懷柔區,绵延于崇山峻嶺之中,跟大西北黃土高原的氣候乾燥,大異其樣。常在天雨雷擊沒可能發生在氣候乾燥的黃土高原,還是小心走萬里城。

今年九月六日,跟三位山友從洛城飛到北京,在和敬府賓館約好來自香港來的團友們會合。時間還早,跟他們去坐地鐵,到奧運區看看鳥巢及水立方。沒想到幾年間,從處處胡同,一一銳變為摩登建築物,親臨差點還以為是身處在歐美名城。

晚上,中國長城學會董耀會副會長及負責為我們安排行程的楊忠民主任,連同七位香港團友,美國來的也有六位,相互介紹,齊齊一堂,董副會長致辭歡迎,然後共享晚餐,繼結長城不解緣。

 

九月七日,從北京飛到銀川,銀川是有名塞上古城,一千年前大夏國的首都,現為寧夏回族自治區的首府。雖然,名義上,所謂『回族自治區』,在銀川市街頭所見,還是漢人居多。回族因是在全國分佈以寧夏最密,所以,寧夏被稱為『回族之鄉』。話雖如此,回族的風情,處處可見回民頭戴白帽,女的搭蓋頭。茶—海外遊子一生,第一次享用回人常飲『八寶蓋碗茶』,簡稱『八寶茶』,視不同季節選 用不同茶葉及配料,配料多是紅棗、枸杞、核桃、仁桂圓、芝麻、葡萄幹、果脯等,越飲越感到清香爽口,明目清醒。吃的方面,以後行程,一頓羊肉臊子辣揪菜,連同油香、馓子、油糕,金黃透亮,香脆可口,晚晚別有風味。

 

九月八日,細雨飄、清風搖,賀蘭山的『山險牆』 ,是萬里長城的部份獨特的景物展在眼前。利用山險,天然屏障,在可通行人、馬的山口,築以牆體等防御設施,賀蘭口就是這樣的重要關口,省了許多建築實體長城的人力,及物力。

過了賀蘭山口,來到『西夏王陵』。最初,我對『西夏』完全一無所知。中學時代學中國歷史五年,從黃帝到民國初年,每個時代的大事都有講及,偏偏『西夏』是怎樣,還是參觀『西夏王陵』才知。驚訝的是:一個以獨立王朝卓然而立的少數民族政權——西夏開始出現在中國西北的歷史版圖上。它以弱小的實力,在長達近二百年的時間內,曾先後與同時代的宋、遼、金相抗衡,創造了獨特的大國時期。最後逃不出『其興也勃、其亡也忽』的宿命。在蒙古大軍的鐵蹄下,這個輝煌的王朝,塌沒在歷史的煙雲中。因此,作為统治者的元朝文官,不肖為西夏寫正史,使後代不知西夏,所得的史料更是朦朧神秘。近二十年來,從屠城背後及地下寶藏發掘真相,於是,『西夏學』興起,引証說據,補述空白的大漠長煙的動人史載,使人更深感滄海桑田,王朝興衰,如同處身今日的美國立國愈盛二百年間,彷彿只在空隙彈指。     

別了雨中的『西夏王陵』,來到附近賀蘭山上,細雨戛然而止。山崖上太陽神巖畫,看到一副人面圖案,頭上光束圖形,面朝東方,眼睛、耳朵等部位奇特地對稱著,樣子神采奕奕。在古代,是匈奴、鮮卑、突厥、回鶻、吐蕃、党項等北方少數民族駐牧遊獵、生息繁衍的地方。把生產生活的場景,鑿刻在賀蘭山的巖石上。看上了不同的巖畫,處處體現出其原始、粗拙、剛勁、形象等具有觀賞價值。

帶著賀蘭巖畫活的餘興,來到帶有西方荷理活影城味道的鎮北堡,其實是很土的中國氣息。您可在此表演關刀砍去血就噴出,長茅刺下再拔出來的爽感。或可效紅衛兵響應毛澤東『造反有理』的號召。您倆夫婦實地在摩登相機前表演一個烤火,一個裝作賣熟薯。或者在洞房花燭光前扮演您情我儂。幾位團友,分佔據四方桌椅,翹著二郎腿,赤腳朝天,啃大蒜、喝大缸酒。甚實都是道具,電影沖出來,有誰知假戲真情。我們一班像大細路,甚至像吊兒郎當,個個都玩得開心。臨老,及時行樂,莫過於此。

 

九月九日,陰。

從中衛縣繁華街市的茂森鍋貼王吃過午餐後,下午到下河沿長城,只見牆垣,處處見因氣候風化已剝落損毀的夯土層,或已毁、或殘餘,依山而走,綿延千里。由此可望見黄河。有機輪擺渡兩岸,我們就在稍後連車乘機輪過黃河對岸的小湖崗長城。

小湖崗長城,又稱四方堆長城,是一座外貌結構完好,四周呈方形的烽火臺因而得名。多屬明代修築,跨越黃河。由於風化和沙化嚴重,已經找不到完整的城墻。此次看到沒落的大段長城,相信不到十年,子孫們再也看不到現在所看現存殘城的餘姿。因此,搶救和保護長城是刻不容緩。

過了破落的長城,看到一條電氣化鐵路,附近便是沙坡頭。那條鐵路,在廣大且地鬆風沙多的沙漠上不可能建設,沒想到,敢做敢為的中國人居然做到,而且是世界上第一條沙漠鐵路!原來中國科學家們從五零年代起,在鐵路兩側研究防風沙,經多次失敗試驗,最後成功創出了「麥草方格」,營造防風固沙工程,包蘭鐵路沙漠那段幾十年來安然無恙,是了不起的成就。現今,鐵路兩側巨網般的草方格裡長滿了沙生植物,沙進人退的往事已完全改觀。世界各國鐵路專家前來取經,各地旅客也因『大漠、孤煙、長河、落日』的壯麗畫境所吸引,來此絡繹不絕於途。

 

九月十日,陰。

午前抵達黃河北岸的沿寺,又名五佛沿寺,因沿黃河建寺而得名,是中原和蒙古貿易往來的主要碼頭,和蒙古食鹽集散地。五佛沿寺石窟開鑿於北魏時期,因石窟內塑有五尊大佛像和千尊小佛像而又得名。我們進去參觀千尊大小佛像,神態各異。此時此地有名古寺,惜遊客不多。寺外登樓俯視,滔滔湍流,盡收眼底。附近是中華之最的景電泵站,大流量的電力提升黃河水高過山後灌溉景泰縣的大面積良田,使昔日的戈壁荒原變為富庶的綠洲,造福大西北。

近黃昏,登臨景泰縣永泰古城,曾是長城沿線較大的防禦軍事重鎮,四百年來由於岳飛十九世孫岳鎮幫,其孫岳鐘琪智勇雙全,被譽為『三朝武臣巨擘』岳飛後人名將鎮守,從未被攻破過的輝煌。也曾是通往西域異邦的門戶,商賈行旅的駝鈴,聲聲響徹大西北。

如今,這座戈壁孤城已淡出歷史的視野,電話不通,更沒有互聯網絡,城中的百戶居民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平靜地過著與世隔絕的耕牧生活。城內的永泰小學,建於民國九年,仍保存完好。小學內六位老師及十二位學生還在『頂天立地,繼往開來』的教學活動中,維持孤城教育的運作。

 

九月十一日,晴。

午後到民勤市,以前曾是綠樹成蔭、土肥水美的綠洲,現在因缺水,加上三面沙漠包夾,風沙又兇,沙進人退。城市邊緣已為沙蠶食,影響民生,想起月前報載,溫總理談及民勤的危機,報載抄寫如下:

新華社北京1018日電:溫總理走出中科院實驗室時說:『要拯救兩個地方:一是民勤,二是敦煌。它們都被沙漠包圍著,決不能讓它們成為第二個羅布泊和第二個樓蘭。』

對了,民勤市決不能成為第二個可怕的羅布泊。

午餐後近訪聖容寺,文化大革命遭破壞,後經恢復修繕,內藏佛經萬卷。

參觀聖容寺後,驅車往大壩鄉長城遺址,遺址出現在公路旁的田地裡,一道殘垣在田地沙丘中斷續隱現。如果不是甘肅省人民政府豎起的文物保護單位石碑,這些被公路隔斷,決不會讓人知和雄偉的萬里長城聯系在一起。在民勤境內這段是『唯一』可以看出形狀的長城,稱得上是幾塊堆土。至此,長城的破落,眼前如此,只能嘆息。

二十分鐘後,行到红沙堡古城遺址,只剩風化後形態各異的牆體在廣大地面上突現,引伸的城牆已埋没在浩渺的红柳沙丘中。一列長城烽燧和古城裡多少動人的故事,也隨為之煙沒。現在,站在牆體廢墟上,向四周遠眺,曾經綿延萬里的長城城垣,在一望無際的沙漠裡早已不復存在。

過了沿途防沙林帶,高高的參天楊樹。沿著水渠旁的土路,不知什麼時候到了瑞安堡。

瑞安堡本是民國初期一位暴富鄉紳的私家莊園,大小院落疏落,高脊瓦房百餘間,亭台樓閣幾座,院內暗道機關無數,與其說是私家豪宅,不如說是防御堡寨。

從上面俯瞰堡內,整體布局取意於『一品當朝』四字。橫式前院為『一』字,中院及左右後院為『品』字,堡門、南北文武角樓、前後內院正好是『當』字,『朝』字建築較隱匿,只有『日,月』小院一目了然。南北牆一高一矮,稱做『鳳凰單展翅』,寓意展美姿而不飛走。足見堡主為了追求功名利祿如此煞費苦心。

作為防御工事,堡內設有暗道、暗室、射擊孔等設施暗道夾層在堡內縱橫交錯,角樓及護牆上裝滿了射擊孔,設計巧妙、裡大外小。外面槍彈很難射進,牆頂通道寬可跑車,放火防攻設施齊全,可謂銅牆鐵壁,固若金湯。

瑞安堡作為私人莊園,設計精美,規模宏大;作為軍事防御建築,結構嚴謹,進退自如。它既有古建築的雕梁畫棟,又有現代建築的實用美觀,是西北地區不可多得的一處獨特景觀。只是,處茫茫大漠上,如此豪園,有如牛糞上一朵花!

 

九月十二日,陰雨。

早上訪武威市雷台漢墓,聽說,有個千年古井會『見錢眼開』,就是在雷台漢墓,一進去,眼見為實。果然,只見遊客扔在井底的錢幣似乎近在眼前,好像是通過放大鏡看到的。原因何在,有人比如,看太陽在日出時總比正午的時候大些,科學家不接受這應用於古井的理論,連科學家們自身用盡所有試測,仍不能破解。看來,古井的『見錢眼開』仍成千古之謎。

 

這個古井所在的位置也很奇特,居然是在一座漢墓當中。要說這個漢墓可是大有來頭,因為在裡面出過一件國寶,這誰都知道:中國旅游的標志——馬踏飛燕。馬四足有三足是騰空的,只有一條腿是踩在一只飛燕上面。但是它的重心之巧妙,制造工藝之精良。與法國的埃菲爾鐵塔、美國的自由女神、埃及的金字塔、巴西的耶穌像、、、等作為不同各國旅游的標志並駕齊驅。

午後往涼州區長城鄉長城,及岸門村長城。都位于騰格里沙漠邊緣,因明長城橫貫境內而得名長城鄉。在當地,長城不僅是文物,還起到抵禦風沙、保護農田等作用。

長城鄉所屬涼州縣,縣內橫貫明長城,原來大有來歷。在地理位置上歷來是抗守河西走廊咽喉的重鎮,和不同的民族爭奪的要地,涼州的得失關係著西北邊防的大局。

明朝推翻了元朝的統治,但殘元勢力還大,而且西北的重點就在涼州之北。如果殘元勢力佔據了涼州,從戰略上來說明朝將處於極為不利的局面。因此,明王朝特別重視涼州的安危和佈防。在涼州的東北面從東向西,在漢長城的基礎上增修了百里堅固的邊墻。沿長城設有報警的烽火臺和駐兵的邏鋪。軍事防務的考慮,對城墻歷來進行大規模的加固增修。至此,涼州城成了名副其實的『金城湯池』。

在增修加固城池時,發動民工修堡築寨,設立保甲制度,聯防自衛,以堡、寨聯為一體,平時耕種,戰時據守自衛。堡寨保甲的設置,對保境安民起了重要作用。一邊大規模移民屯田,加上明代常選派勇敢善戰的優秀將領,因而在殘元勢力接連竄擾,不斷進攻涼州的情況下,明朝取得了所有大小戰爭的勝利,充分發揮了涼州這一軍略要地的重要作用。

現在親臨所見都是葵花、及西瓜廣遍田野,仍可見昔日屯田的留痕。而昔日的攻防設備,只能在破落蒼荑的殘墩台尋覓。

過田野,殘缺不全的墩台、敵台,縱橫風遂突兀而立黃土上,展示眼前。牆體上的包土磚已經不知去向,有些墩台及敵台坍塌,這就是永豐灘長城。至此,僅剩殘餘的墩台及敵台,襯托黃土高原上,顯得蒼涼。愈蒼涼,只有親臨才體會歷代興亡的歲月。

 

九月十三日,陰。

午前到在長城學專業研究中享有聲譽,而不為世人所知的『露天長城博物館』山丹長城,就是我們正在探訪峡口古長城及新河驛長城所在。在廣闊草灘上,漢、明兩朝的長城縱橫,已歷四百年『您望我,我望您』而居然共存,漢長城在北側,修築成壕溝,明長城在其裡,是土砌城牆,相隔不到幾十呎,一會兒走在漢代長城的壕溝底部,一會兒行到明代長城的城牆邊。廣袤的戈壁灘上,除了我們外,全無人跡。遠處是高山屏障,天氣也涼爽,太陽偶爾從厚厚的雲層中露半臉,在頭頂上掠過。在這種光影變幻中,加上蒼涼而望不到頭的土砌城牆,依稀在漢、明兩個朝代之間穿行,耳邊感受響著千年前匈奴鐵騎的馬嘶鳴聲,漢軍錚錚的兵器擊打聲,和雙方將士們的吶喊聲。

別了『露天長城博物館』 ,沿312國道向焉支山奔馳。從車窗外望,零星散布的黃土夯築明長城牆體、烽燧不時出現,間或有漢長城的溝壕在明長城牆垣的空隙中隱約顯現,成為這條國道邊的戈壁上獨特的景觀。

傍晚時份,抵達目的地—焉支山森林公園,爬坡而上,園內重巒疊嶂,松林密佈。聽說山上林海松濤,碧波無際;山下溝壑縱橫,清泉淙淙。偏是,到時,天下起降雨,煙霧瀰漫,上了半山,只見樹木,不見森林。只緣身在霧裡,單看就近的路邊花草,夠美,在矇矓迷糊中已可見被譽為『小黃山』的焉支山森林公園的氣勢。

提起焉支山,不能不提到二千年前驃騎將軍霍去病,率騎兵一萬出隴西,進擊匈奴右賢王部。六天內連破匈奴五個王國。接著越過焉支山,擊破匈奴於皋蘭山下。同年夏,再率精騎數萬出北地郡,越過居延海,再擊潰匈奴在祁連山麓,整個河西走廊歸漢。匈奴為此悲歌:『失我祁連山,使我六畜不蕃息;失我焉支山,使我嫁婦無顏色。』 假如沒有霍去病如此勇將保護我們的先人,匈奴人有機會統治華夏,整個歷史會重寫,今天的您和我,甚至明長城也不會存在。

 

九月十四日,晴。

酒泉,名字很熟,原來是當年震撼中外的『二彈一星』的發跡的地方。有幸,來到酒泉市,發覺街道清潔,處處林立的新大廈,外型具有現代感的漂亮,以為到了衛星城市,一點不錯。由『二彈一星』的長期發展到航天規模,且是全國高科技的重鎮,說誇一點,也是飛天的搖藍。談到飛天,一千多年前,先民開始在酒泉境內的敦煌莫高窟繪制美麗的飛天,幽深的洞壁上,留下人類飛天夢想的最早記錄。一千多年後的今天,同是在酒泉這塊土地上,伴隨著一聲震撼世界的巨響,一艘載人飛船神舟七號飛向太空,先人的飛天夢居然成真,直不可思議。古代飛天和現代飛天誕生在同一片藍天,彷彿天作之合。想起來到了,感覺真妙,不由讚嘆先人的超越時空的千年想像力。

過酒泉,不覺來到邊灣灘長城,長城破損形態與以往所看不同,遠看像一排雕塑群鋪展在綠茵的地毯上,且保持連貫,間中仍有牆體塌落。長城外草場,偶有羊群經過,頗有『天蒼蒼,野茫茫,風吹草低現牛羊』的生機景像。相對殘存的苟延的牆體,反倒使得整座牆體顯得危危可岌。

酒泉市位於大漠邊緣,氣候干旱少雨。下午到『西漢酒泉勝跡』 ,奇的是:盡目都是綠蔭濃郁,碑亭旁邊的古柳樹是大名鼎鼎的左公柳,高大、蒼古、郁郁、蔥蔥,樹幹需四人聯手方可合抱。這樣的『左公柳』在園內共有兩株,都有百年以上的樹齡。左宗棠出任陝甘總督,率軍蕩平了新疆的阿古柏叛亂,打擊了沙俄勢力割裂我國領土的企圖,對於維護新疆地區的主權完整,做出很大的貢獻。左公喜愛種植柳樹,在統領軍民修築甘新大道時,下令沿路遍植柳樹,稱之為『道柳』,『左公柳』之名也就由此而來。

 

九月十五日,晴。

大西北的城市規務,愈往西愈發達。一點不錯!嘉峪關市可見證,嘉峪關市是整大西北重工業鎮,此是後話。

嘉峪關市外郊的魏晉壁畫墓博物館,裡面收藏著從古墓中出土的文物。一進博物館,一幅出游圖中的馬隊開始,我們的注意力就被抓住。這裡出土的文物,反映了魏晉南北朝時期的生活形態,而這部分歷史又是我們所了解較少的。參觀完博物館,出來後再向前,開車走一段距離,經過小片叢林,茫茫的戈壁荒原上隆起的土包,據稱那都是古墓,名副其實的古墓群,我們參觀的僅是其中之一。

存好背包相機,導遊員帶著我們進入地室,整個空間分為三個部分,皆由古磚砌成,整個建築,從承力到防盜都充滿了玄機。第一部分的磚上所畫顯示了當時的生活的狀況,有耕作、宰殺等圖畫,尤其是殺豬殺羊的圖案,僅僅數筆,已經非常精練,現在看來的色彩,只有紅色的線和或黑色的線條,但組合得特別生動,這塊磚上還是一頭豬放在案板上,下一幅畫上便是幾個有精致曲線的紅色實心條,代表的是殺好後掛起來的肉。這部分裡面還有很多采桑的圖案等,象徵當時這裡是一片綠洲。總之,第一部分所記錄的都是當時生活中的場景。再往裡進入第二部分,則記錄了主人宴客等場景,男主人與女主人分別被繪在兩面牆上。主人的體態明顯要更為發福,而僕人則顯得干瘦,在一塊磚上刻印的仍是這歷久而來的階級劃分。再往裡面的第三部分墓室裡,也有類似的磚畫很精彩,任人猜磚畫中的故事,走出來還覺無窮的幻念。那些獨特簡單卻充滿精致表現的磚畫,筆法簡練,形象生動,來自於遠古的生活寫實況,帶給後人不盡的回味,填補了魏晉時期繪畫藝術的空白。

十分鐘後訪嘉峪關,長城的最西端,為一正方形,有三座城樓,分內外雙城,易守難攻,遠望白雪皚皚的祁連山,近是茫茫無涯的戈壁沙漠,大漠雄關確實名不虛傳。土色的城牆與深深的湛藍色的天空,形成鮮明的對比,感受無限的舒暢。

接著訪明長城第一墩台,本身沒有特色,只是明長城的極西終點,和東邊的起點,我們在二零零五年訪過的老龍頭相比,寒酸一點。然旁邊的討賴河水傾瀉而下,滾滾洪流,肆虐不羈,猛烈地衝刷河道,形成深切的大峽河谷。墩台底部邊緣南側河岸已塌落,造成現在墩台臨淵而立,孤懸於峭壁陡崖之上,更顯得雄險無比。站在峭壁陡崖上面,曾呆愣愣的看傻,不由嘆:大江東去。

過了長長直直的兩邊夾路的胡楊樹,不一會,黃龍般爬過掛貼在黑褐山壁,呈現車窗前!這就是所謂『懸壁長城』。顧名思義,是陡峭的長城。初走一段平緩,幾乎沒有感覺。一開始登上陡峭石階,沒多久,汗流浹背,心跳氣出,腿軟手軟。整個山道與山體上,沒有一棵樹可以遮蔽的地方。然而山風勁吹,領略大漠長風的滋味。熱浪逼人,口干舌燥,喝一點水,硬著頭皮,繼續一步一步地攀登。越走上面,越陡峭,步履艱難,登幾個台階就停下來,喘口氣。終於在烈日下,到達頂峰的烽火台。站在台上,舉目極望,近處綠洲蔥郁,遠處戈壁蒼茫,塞上奇景,盡收眼底。可惜,間中平地突起一座工業城市,是嘉峪關市所在,煙囪林立,濃煙漫腾,形成一座像混沌褐色的氣泡,與周邊清新的藍天黃土很不協調。

最後落到懸壁長城下廣場,有一組雕塑陳列,是對絲綢之路作出傑出貢獻的七個歷史人物的龐大雕塑,分別是張騫、班超、霍去病、玄裝、馬可波羅、林則徐和左宗棠,站在這些人物雕塑前,想起他們的壯麗史詩,為中華民族作出貢獻,讓人肅穆崇敬。

 

九月十六日,晴。

晨,車出嘉峪關市,初段綠樹夾雜,然後過了一路平沙漠漠的戈壁灘,風車連連,充份利用大自然,風力發電,這也是全國風力電源最豐富的地方。不久,四小時車程到我們往年常在夢魂中—那精美的壁畫,源遠流長歷史的敦煌。

『你走你的陽關大道』,過往常出自人與人之間不和反目的口中。陽關道為什麼會是大。下午來到陽關,原來有一點不假。那個陽關道,地勢平坦,沿途四周景色瞬息萬變。極目天涯,雲山浩渺,天高雲淨,大漠蒼茫,平沙千里,風塵漠漠,輕風薄霧,繚繞飄指。至此,陽關道已大而無盡頭。偶有紅柳、駱駝刺等沙生植物零星疏散,把廣茂的戈壁灘映襯得更為荒涼。用蒼涼和粗曠的輪廓,述說著曾經的繁榮與衰敗,和依然的迷茫與高傲,構成震撼力的景觀。  

 

九月十七日,晴。

晨,穿過小橋,穿過一片郁郁蔥蔥的白楊林,前面朱柱綠瓦的山門正中頂,藍底紅字寫著『莫高窟』。山門後面是低矮卻陡峭的山坡,坡面錯落有致的佈滿洞窟、飛檐、扶廊、壁柱。最高有九層,左右望不到盡頭。單此已展現磅礡氣勢,門前足有足球場大小的廣場,映襯著不遠處高高的塔樓。莫高窟的保護和維修後,沒有一絲的破敗荒涼面貌。在高層洞窟上架設了連接各窟的通道;安裝了通風避光的窟門和壁畫保護屏風;設置了無數的保護標志。所以整個莫高窟不再像從前似煤礦,倒像是一座幢樓。

從五百個窟中,只開放了十幾個。窟裡很暗,務必攜帶手電。壁畫栩栩如生,處處可見漫天飛舞的美麗飛天。單是一個石窟內,牆壁上已經有上萬個佛像。只是當初多用石料上色,年久天長,帥哥美女,都變成黑臉包公包婆。幾乎所有開放的窟裡,都會有至少兩個朝代的印跡,有的甚至三個,四個朝代留下筆墨。

莫高窟不是一天建成,而是經過歷代工匠不斷貢獻努力,而逐漸形成現在的規模,藝術工程浩大,可比美建築長城。可惜,經過近代考古隊、探險隊的連年盜取,大都已經面目全非,剩下的要不就是過於龐大無法搬走。真正的『極品』都已經被強盜們或整個或分塊偷偷搬到海外。

在洞窟一側有博物館,裡面詳細介紹了莫高窟所遭受的歷代以來的摧殘。那幅王八蛋道士的照片流露無知的『功德』 ,接受外國盜賊的幾塊銅板錢,換來一場文化千年浩劫。

 

九月十八日,晴。

早上來到鳴沙山,山丘的線條是蜿蜒又筆直,沿著自然形成的山脊。在沙山上行走不易,腳下剛剛踩實,才一用力邁腿,腳底就開始往下滑,力道越大,腳陷越深,下滑的也越厲害,才走幾步就已經有氣出,無氣入。到時才應驗余秋雨先生寫文說的『上沙山是一項無比辛苦的苦役』 。還好,我們在山下歇歇,調皮的團友,索性倒個栽蔥,張開身體作大字狀,背貼沙,面朝天,笑眯眯對剛拿著數碼相機的老公,嘴邊哼著『醉躺沙場君好笑,古來征戰美人回』。

然一灣狀如月牙的清泉正安靜地臥在兩座沙山腳間的山底,月牙泉就這樣展現神力得以存活於環周沙山之間,千萬年來,不曾被漫天大風捲起黃沙掩埋!

早上陽光漸出,傾灑金光在沙山上,形成了一幅無法比擬的美景。光與影自然形成的陰暗交界,流暢而筆直的山脊線像是一道波浪,沙山明亮的一面是澄黃色,在天空的襯托下顯得燦爛和輝煌。尤其投影在附近古色樓塔的背影,映襯明暗的變幻,煞是好看。

走出沙山,遊人開始如鯽,或攀爬、或滑沙、或騎駝,駝鈴叮噹響破月牙泉的晨曦和寧靜。

別了鳴沙山、別了月牙泉、別了敦煌、也別了大西北與華夏文明悠遠而深邃的滄桑有關的史蹟。我們夢寐想到那裡,一一終成真,然帶給我們多了一份新的感觸和認識,知延展文化之深,而愛護長城之切,作為每一中國人,或是所有全世界人仕,也要共同負起保護文化遺產的使命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91114   寫於美國加州洛城

 

再者:剛完成初稿,華北傳來雪災傷亡的消息,聽到此,希望兩三個月前曾訪過那地方、那人物、以及那景物,安全無虞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回個人網頁